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职业打怪 >

癌症病人自制危险“救命药”:如果不吃,可能就是等死

发布时间:2016-08-27 18:43

小编导读:

这是一群与死神缠斗的病人,他们正在自己动手配制“救命药”,哪怕面临触法、中毒甚至死亡的重重风险。“我接触的中国病人,三分之一的人自己买原料药吃。”著名

癌症病人自制危险“救命药”:如果不吃,可能就是等死

  这是一群与死神缠斗的病人,他们正在自己动手配制“救命药”,哪怕面临触法、中毒甚至死亡的重重风险。“我接触的中国病人,三分之一的人自己买原料药吃。”著名的肺癌专家、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吴一龙说。

  这些病人自制“救命药”的原因非常现实:晚期肺癌患者的中位生存期只有14个月,而国外新药进中国需重做临床试验,少则三五年甚至更久;并且,新药极其昂贵。

  自制药所需的原料药,在隐蔽的网络空间里聚集交易,渠道复杂、真假难辨。

  为了61岁的母亲,凌昊决定最后一搏——自己购买原料、灌装抗癌药。

  国内能用的药都用过了,母亲的肺癌仍不可避免地出现了脑转移,凌昊这一次决定要吃9291——“这是最后的杀手锏”。

  “2992、4002、9291”是母亲得病一年来,他在患者互助群里最常听到的数字。这是病友们之间默契的代号。在药品上市之前的研发阶段,新药都有属于自己的数字代码。

  AZD9291,就是第三代抗癌靶向药奥斯替尼(Osimertinib)的代码。

  在“抗癌药代购第一人”陆勇因海外代购卷入刑案风波后,中国重症患者的灰色购药链,正变得更为隐蔽。一些病人开始了更为冒险的行动——自己制配救命药。

  1

  自制“神药”

  药勺、精确到千分之一的电子天平、称量纸、筛子、混匀器、捣药研磨器、口罩、一次性乳胶手套,还有更重要的胶囊外壳和医用淀粉……这些材料大多可以在淘宝上买到。

  寻找9291原料药要难些。凌昊最后从肺癌病友小K那里购得。凌昊买了一个月的量3克,每克600元,“这比黄金金贵多了”。

  为了防止不必要的损耗,病友们总结一定要用锡箔纸或油纸来称量和灌装药粉。

  装药是严肃而考验耐心的体力活。凌昊按部就班,严格配比,一丝都不敢出错。只有充分混合均匀,副作用才会最小。

  2

  他们已经等不起

  耐药—新药—耐药—更新的药……由于细菌对化疗药物不断产生耐受性,癌症的治疗就像不断的打怪升级,科学家不断射向癌症的阿克琉斯之踵,但敌人只需要换只脚就能躲过一劫。

  最新最好的药物都集中在欧美少数企业,为保护创新,原研药通常都有10年到20年的专利期,在这期间,其他国家只能进口而不能仿制。按照中国现行药品审批法规,国外新药进入中国需要重做临床试验,这个时间至少是3到5年甚至更久。对重症患者来说,他们已经等不起,一些患者开始自行配药。

  3

  隐蔽的地下市场

  吃原料药的另一个原因是——天价正版药让患者望而却步。2015年11月,AZD9291在美国正式上市时,病友群里引起了轰动。然而,当提到价格,大家都沉默了。“英美市场正版价,12750美元一盒、一个月的量,折算成人民币8万多元!”

  QQ、微信群是病人和药贩主要交易的聚集地。很多群主就是药贩子,买药要私信群主并提供病例。进群的审核很严,为了保证信息的私密和不被发现,“进群后,24小时不提供病历诊断证明就会被清除”。

  因为他们都很清楚,“原料药在国内即视为假药,售卖是违法的。”一名病友告诉记者。

  一名懂行的药贩介绍,原料药卖得比较多的都是药厂生产出来的,产量大,纯度一般。而实验室产量小,纯度稳定在99.7%以上,不批发,只以“科研专用”的名义自产自销。

  “高纯的副作用比低纯的小很多,低纯的杂质和重金属多,对肝肾都有毒性,时间长了大腿容易浮肿。”这名药贩说。

  当然,一些原料药,也可能就在私人家里合成。一名卖家介绍,有的是家庭式小作坊,“一套设备加技术共80万”。无论是何种渠道生产出来的,都变成了外形完全一样的粉末,发往无数癌症病人的手中。

  4

  “医生是指导还是不指导呢”

  因为没有新药,医生也不得不看着他们的病人自己试药。

  “现在很多病人都变成医生和化学家了,他们去买原料药自己配药吃。我接触的中国病人,三分之一的人自己买原料药吃。”著名的肺癌专家、广东省人民医院副院长吴一龙很无奈。这几年,他的病人中,吃原料药的比例越来越高。

  “他们已经实实在在地带来了医疗混乱,这些吃着国内没有批准的药物的病人来找我看病,我们作为医生是指导还是不指导呢?”上海华山医院某科室主任很困惑。于情,他应该帮助这些患者;于理,对于没有在我国审批上市的新药,药效和不良反应都是未知的,医生不应该私下指导。

  几百年来一直空空如也的癌症治疗库在近十年已经被新药填满,也给病人带来了巨大的可能性。但自制药,有着巨大的风险——“从药理上说,自制药的杂质、配比和质量安全都不可控;从临床上来说,万一没吃对剂量,低剂量会造成耐药,高剂量则会中毒。”国家食药总局一位负责新药临床审查的科学家说。

  吴一龙想起9291原料药刚开始出现时,他有病人就因为吃了这样的原料药,突然中毒死亡,究竟是假药、不良反应还是其他病因,迄今仍无从得知。

  “我很同情这些病人,建议他们一定要通过可靠途径获得质量保险、价格合理的药物,防止上当受骗。”吴一龙说。

  5

  法律仍待明确

  但无论是销售从国外代购回来的药物,还是在国内合成原料药,都已触犯了法律。

  为了零容忍打击销售假药犯罪,刑法修正案规定,只要具有主观故意生产、销售假药的行为,即构成犯罪,不管是否牟利,是否发生实际人身伤害。

  而中国的药品管理法规规定,必须批准而未经批准生产、进口,或者必须检验而未经检验即销售的即认定为假药。刑法更明确规定,生产、销售的假药,以孕产妇、婴幼儿、儿童或者危重病人为主要使用对象的应当酌情从重处罚。

  2016年1月20日,南京一家药品生产公司的研发人员李素义,就因为合成AZD9291,并以每克190元的价格卖给药贩子叶保成,再由叶对外销售,被警方逮捕。近日,两人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。(文中凌昊为化名。)

  ■据《南方周末》

上一篇:《九重天》核心特色,开启团队修真时代

下一篇:90后男子写游戏外挂程序获刑